潘安邦的人生經驗

一場莫名其妙的惡疾,讓原本健康、英挺的潘安邦一夕之間成了「玻璃人」。

從此不能運動不許唱歌不可坐飛機,就連大笑、爬樓梯、拍一下肩膀都不行,計畫了一系列世界巡迴演唱也泡湯,但他說,老天送了一個珍貴的禮物,他終於了解什麼叫「幸福」!

十五年前,走紅歌壇的潘安邦閃電結婚,退出歌壇,赴美改行做成衣,婚後五年,他的嬌妻王志翔突然返台進入演藝圈,主持「浪漫的樂章」、「我愛紅娘」、「環遊世界八十天」,電視台一度力捧她做一線主持人。

奇怪的是,王志翔絕口不提「我是潘安邦的太太」,

甚至在公開場合也不肯合照,難道他倆的婚姻觸了礁?

答案恰恰相反,上月潘安邦突然罹患心臟主動脈剝離症,送醫急救差點撒手人寰,王志翔趕回台灣,寸步不離加護病房,連續一個多月的深夜,每兩小時醒來一次幫先生量血壓、念地藏王菩薩經,守到潘安邦脫離險境。

王志翔哽咽著說:「我這一生,一半以上都和安邦在一起,如果他死了,我不知道怎麼活下去。」

潘安邦夫婦決定接受採訪,談一談他倆攜手熬過生死大關的奇特經歷,潘安邦說,認識妻子那一年,她只有二十歲,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讀書,他到該校演唱,經紀人夏玉順告訴他:「有一個女孩很不錯,錯過了真可惜。」

就這樣,他向她要了電話,半年後陷入熱戀,婚前,受限於歌手身分,戀情一直很保密。

為了愛,潘安邦捨下演藝事業去結婚,第一年就有了愛的結晶,還成功轉型做成衣,沒想到沒隔幾年,王志翔突然想回台灣,她說,很想像潘安邦一樣,嘗試一下演藝圈的滋味,她要從事表演、主持節目,把潘安邦嚇呆了!

回想過去,潘安邦很得意,他說,愛一個人,就要支持她的理想,憑著一線電話,熬過三年半的相思苦,那段時間,他了解一對彼此信任的男女,即使有了時空的距離,愛情也是很甜美,因為妻子找到自己發光、發熱的園地,投入演藝圈三年半後,岳父過世了,王志翔才返美回到他身邊。

這幾年,王志翔真的很不一樣,她不想做家庭主婦,進入加州大學拿下企管碩士,還考取了美國會計師執照,潘安邦只有高中學歷,他調侃自己說:「別人常笑我,老婆學歷這麼高,你們到底是怎麼溝通?」

王志翔告訴記者:「才不呢!我們很能溝通,我覺得他人好,說起話來條理分明,而且懂的事比我多很多。」

好端端一個人就這樣倒下去…茹素十餘年的潘安邦,在妻子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好男人,他不抽菸、不喝酒、每天運動一個小時,認真工作,做成衣精益求精,就連「三宅一生」也是其中之一。

十一年前,潘安邦參加大陸一個春節聯歡晚會表演,十分轟動,從商之餘,還赴大陸巡迴演唱,她萬萬也沒料到,就在先生今年打算重返歌壇,從吉隆坡展開全球華人地區第一場巡迴演唱會那天,好端端的一個人,就這樣倒了下去。

「主動脈剝離」是個奇怪的疾病,表演前一天,潘安邦只是在浴室跌了一跤,背部著地,在當地四場演出就因前胸、後背劇痛,送醫急救了四次,但沒有一個醫師查出病因。

令他感慨的是,過境台灣時拖了二十八天,西醫、中醫看了不下十次,屢次誤診成胃潰瘍、肌肉拉傷、神經痛,倒下去之前,醫師告訴他,他的主動脈早已從脖子剝離到了腎臟。

潘安邦:「一般人碰上這種病十分鐘就死了,我居然拖二十八天還是沒死!」

握著王志翔的手,他感恩地補了一句:「生了這場病,我才知道世界上的愛不只是像我們,我們只是「小」愛,有太多、太多好人做的是「大」愛。」不斷有人獻愛心 他們感恩莫名

原來,王志翔忙著看護,分身乏術,不知如何準備素菜,當時就有一名佛光義工聞言,一天做好兩頓可口的素菜,千里迢迢送到醫院, 每天還按身體的不同狀況,補充各式菜色和營養。

「還有一名從不外診的中醫師,主動來看我的先生,幫他按摩、運氣,什麼錢也不肯收。」

看著先生在鬼門關走一遭,她感觸最深,她說,人在束手無策時,會想各種辦法,她聽說年底有一個水路大法會,就打電話詢問如何安一個牌位給潘安邦祈福,結果嚇了一跳,居然已經有人搶先一步安了牌位,問主辦單位那位好心人士是誰?

花了多少錢?居然是個不認識的人。

儘管潘安邦出院瘦了五公斤,形銷骨立,走路、講話都很虛弱,但他一臉祥和喜悅。

他說:「以前,我總以為人生最大的目標是賺多錢、換個大房子、給家人更多照顧,還想回報歌迷辦幾場演唱會,我現在知道,我們一直活在小小的世界,幫人、也只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。」

他強調,那些幫他們夫妻的人,未必是有錢人,卻是精神充滿了愛的好人,他告訴自己,即使半年內都不能坐飛機回美國的家,全球巡迴演唱會一再延期,但他都不會再沮喪,潘安邦說,他希望身體康復後,和妻子一起照顧需要幫助的人,不管做什麼:「一定要把我們的「幸福」分給別人,不只是我們相愛。」